第八部 百足之虫
 
2020-06-05 22:33:37   执笔人:   来源:名家接龙   评论:0   点击:

  “虎穴”一案,办得十分漂亮,李强身负两处刀伤,一处枪伤,奋勇立了大功!缉获大量走私毒品、灭消社会隐患,使“赤嵌十三联”那群不法之徒元气大伤,一蹶不振,全部绳以国法!
  陆红更身历万难,出生入死,终告消除一桩规模庞大的进口私有枪械阴谋,并获得一张相当详尽的“黑帮犯罪清单”,以帮助政府即将举行的“一清运动”,建立了极有价值的“执行资料”。
  政府不会偏私,论功行赏的公文,很快就下来了,李强和陆红的肩带上,各加了一根“杠子”,成了“荐任(两毛)”级的治安干部,并给了他们三个月的“慰劳假”!
  照说,既有三个月的“慰劳假”,李强和陆红应该可以暂时撇开公事,好好逍遥,私人情感上,必可更进一步!
  但,好事似乎多磨?中国大陆方面,突然有所开放,诸葛宏动了游兴,要去“昆仑寻根”,竟询问陆红与李强两位爱徒,那一个愿意陪他同作这趟多半会相当辛苦,长期远路的“寻根”之旅?或是干脆来个“三人同行”!
  李强一听“三人同行”之语,方自眉飞色舞,陆红却对诸葛宏嫣然笑道:“师傅,我刚从中国大陆回来,你让我偷个懒吧!我想利用这‘三个月’慰劳假的清闲,对您新近传给我的授种手法,下点功夫,把根基扎得深些……”
  语音至此略顿,目注李强笑道:“小师弟,师姊成全你了!这一趟远游,在师傅是‘寻根之旅’,在你却是‘扎根之旅’,你只要好好伺奉师傅,他老人家的一身罕世绝学,必会毫无保留,统统传授给你!……”
  这番话儿,听得李强委实有些啼笑皆非……
  但他也是绝顶聪明人,深知若是亲近恩师,必将冷落腻友,难于“鱼掌兼得”。
  不过,一则“机会难得”,一则“来日方长”,何况自己在修为和应变能力上,确实比陆红差了不止一筹!为了“男儿当自强”,也应该好好利用这项侍师远游的难得机会,期望能获传一些兹世已罕的“昆仑绝学”!
  李强既有这种认识,遂在陆红话了后,强忍相思的向她深深看了一眼,点头说道:“多谢师姊提拔!但侍奉起居之事,总是要让女孩子们比较来得细心……”
  话方至此,诸葛宏业已摆手笑道:“我还没有老到行动需人的累赘龙钟地步,强儿无需多虑,我们要走便走,‘昆仑’是武林圣地,又复多产灵药,三个月后回来,你必然根基更实,内力更增,可以使你师姊有些惊奇,也一定十分高兴的,发现你成为她应由‘李强’改名为‘李更强’的簇新得力师弟!”
  听了诸葛宏如此肯定的承诺,李强啼笑皆非的心绪中,“啼”字已完全排除,只剩下得以微“笑”!
  任之重与路峰安排盛宴,为陆红贺功,为诸葛宏、李强饯行,除了李强从眼角眉梢中,免不了还对陆红吐露几分远别相思之外,真所谓“杯盘狼藉”,彼此吃得尽欢而散!
  但诸葛宏才率李强离去,任之重便向陆红笑道:“我特别为你和李强,签准了‘三个月慰劳假’,好让你们……”
  陆红不等任之重再往下说,使自接口笑道:“多谢组长美意,但我和李强的时日长呢,不在乎这‘三个月’的亲热!所以,我才和师傅商量,把他带去‘昆仑’……”
  任之重方“哦”了一声,路峰已在旁笑道:“昨夜,你和诸葛宏低声长谈,我就晓得必然又有‘情况’!却未想到是用了个‘釜底抽薪’之策,硬把李强调走……”
  任之重骇然问道:“又有情况?是甚么情况?陆红既要设法把李强调走,则所谓‘情况’,一定是与李强有密切关系……”
  路峰笑道:“诸葛宏虽已告诉我了,但却仍由陆红向你陈述,比较会说得详尽!常言道:‘百足之虫’……”
  任之重皱眉接口,目注陆红问道:“是那条‘百足之虫’,居然‘死而不礓’……”
  陆红笑道:“这次的‘虎穴’一案,除了那个恶贯满盈,又刁又坏的‘龙凤帮’老大余武雄之外,最倒霉的,当然是‘赤嵌十三联’嘛!向‘警总’密告的是李强,首先登轮,奋勇辑毒的,又是李强,他虽然挨了两刀一枪,对方却知他未死……”
  任之重神色凝重,目注陆红,急急说道:“‘赤嵌十三联’的整座江山,都倒塌在李强之手,恨他入骨,自不待言!但,他们这一帮‘兄弟’,除当场格毙者外,不是都追究法办,统统进了‘笼子’?……”
  陆红苦笑道:“组长,兄弟之外有‘兄弟’啊!我在一个偶然机会中,获知‘赤嵌十三联”中,最毒最辣,最阴最险的‘青竹丝’廖老四,还有一个比他更毒更辣,更阴更险的哥哥,叫‘响尾蛇’廖老三呢!我听说他已召集了其他‘兄弟’的几名兄弟,喝了‘血酒’,立了‘血誓’,不顾一切牺牲,誓尽一切可能,非把李强置于‘死地’,决不甘休!”
  任之重慷然道:“李强知不知道这种情况?你告诉了他没有?……”
  陆红笑道:“我怎么会告诉他呢?李强是条‘铁汉子’,又有‘宁折不弯’的‘硬脾气’,他若知道有此情况,哪里还肯奉侍师傅,同游‘昆仑’,去作我为他苦心安排的‘避祸扎根’之旅……”
  任之重目光一亮,看着陆红道:“你又放弃了‘慰劳假’吧?看光景,是打算利用这‘三个月’的时间,再捉一条更阴更毒的‘响尾蛇’,替李强消灭隐患?……”
  陆红双眉一轩,目闪英光说道:“身为治安干部,本身安危,可置度外,但社会蟊贼,却不可不除!不然,何以对选民、政府、师长?故而,我已发了新闻,声称既是‘红玫瑰’,也是‘红色闪电’的陆红,随师更求绝艺,远游‘昆仑’,最少要有三个月以上的时间,才会回转台湾,再与江湖罪恶,作面对面的搏斗!但‘现代小侠’李强却欢迎任何牛鬼蛇神,对他作任何方式叫阵!”
  “我懂得陆红姑娘发布这项新闻的用意,至少有‘双重构想’,第一,祸可以避,胆不可怯,故而她代表李强,向牛鬼蛇神挑战,抢了先机,免弱‘现代小侠’威望!……”
  陆红听得嫣然一笑,替路峰斟杯茶儿,以表示佩服他分析老到!
  路峰又道:“第二,故意在报上公布足令群邪丧胆的‘红色闪电’陆红,已出远门,李强在三个月内,暂失得力搭档,于是,想向李强寻仇的‘响尾蛇’廖老三等,掌握机会必将尽快下手,好让她在李强回台之前,便已又翦除一批隐身在暗影中更具危险性的‘魑魅魍魉’,这叫做‘催人放火,以身当饵’!”
  陆红“呀”了一声叫道:“生姜真是老的辣!我的一点粗浅想法,路老人家……不对,根据你和我师傅的交情,我该改叫你‘路师叔’了,被你轻轻几语,便给完全点破……”
  任之重也明白陆红心意的,含笑说道:“这三个月中,你打算做李强的‘身外化身’?……”
  陆红娇笑道:“在警察学校的‘园游会’上,李强不是作过我的‘身外化身’么?如今,由我来作他的‘身外化身’,恰好还他一次人情,是‘桃李琼瑶’之报?……”
  任之重抚掌大笑道:“说甚么桃李琼瑶?李强受你的‘恩’太多,承你的‘情’太重,他除了‘俯首妆台,一生永为不二之臣!’以外,是别无其他方法,可以对你答报的了!……”
  陆红腮上添霞,方对任之重白了一眼,门外突然有人轻扣,并喊了一声:“报告。”
  任之重听出是韩飞,便含笑叫道:“韩飞进来,有甚么事?……”
  一语未毕,在“刑事组”中,恰好轮到值日的韩飞,便推门走进,目光向四周一扫,诧然问道:“李强呢?他有挂号包裹!……”
  任之重尚未答话,陆红已双眉微轩,向韩飞问道:“韩大哥,那包裹有多大?经过仪器侦测没有?是专人送来,还是由邮差运送?……”
  韩飞也是一位相当精明干练的便衣刑警,他虽听了陆红所提出的一连串问题,却毫不为异地,点头笑道:“你们立了大功,当然也难免结了大仇,应该事事谨慎!那包裹是由邮差送来,体积不大,约莫只有半尺见方而已。今天是我值日,代收以后,立刻用仪器侦测,却决无丝毫‘金属’暨‘爆炸物’的反应,似是一只外用纸盒包装的小小磁罐……”
  陆红向任之重叫道:“组长,关于陆红已出远门,李强接受任何邪恶挑战之事,对外,我已发了新闻,在报章等媒体公布!对内,是否便请韩大哥,把实情转告同仁,免得说法参差,不太一致!”
  任之重便将始末各情,细告韩飞,要他密转各同仁,不可对外泄漏陆红并未远行出国,而是变成了李强的身外化身……
  韩飞静静听完,瞿然说道:“转告诸同仁之事,我立刻就办!但那只小小包裹,还在我办公桌上,却应怎生处理?听了陆红所获还有个‘响尾蛇’廖老三的情报,大家真要小心一些,说不定那磁罐之中,正是一条热带有名毒物,火辣辣的‘响尾蛇’呢?”
  陆红把左手上所戴的那只“三才度厄环”,略一转动,嘴角微披道:“不会是‘响尾蛇’,但也决不会是甚么好东西!组长,路师叔,托你们两位的福,我请韩大哥把包裹取来打开,看看好么?……”
  任之重当然点头,韩飞便相当谨慎地,先会同“刑事组”中的一名防爆专家,和一名擅长于止血、袪毒等急救手法的医师,再共同把那只由“枋寮”寄给李强的“挂号包裹”取来。
  先由医师检验,包裹上并无“毒质”,陆红不愿令韩飞冒险,遂抢先伸手,把那包裹打开。
  韩飞的估计不错,包裹内的纸盒之中,是只小小磁罐,约莫只有半尺方圆,不像是藏有甚么厉害毒蛇模样?
  但罐身不大,色泽却十分怪异,在黑、紫、蓝、橙等斑烂纵横之间,或大或小,或草或楷的,隐藏着七个红色“死”字!
  陆红那双眼睛,何等厉害?立即把这七个非经细看,不易发现的红色“死”字指出,冷冷说道:“我知道不会是好东西吧!路师叔,这些人中,你的见识最广,经验最丰,能不能猜得出这只‘七死磁罐’之内,究竟藏的是甚么厉害杀着?”
  路峰目注磁罐,并未沉思多久,便含笑答道:“大概没有甚么东西,是只空罐,最多,也不过只在罐中放上一张黄纸,宛如传说中的口诅咒符箓而己……”
  陆红听在耳中,虽不便立即表示甚么反对意见,但心中总觉得路峰这种猜测,可能远离事实!因为,现在是甚么时代了?强烈炸药和厉害毒物,固然容易伤人,但她却绝不相信,“符箓”、“诅咒”那等太以虚无飘渺的东西,当真会对收件人李强,发生甚么严重作用!
  但等她把那只封得并不十分紧密的罐盖打开,罐中却既无剧毒蛇虫冲出,也无恶臭气息腾起,更无爆炸发生,几乎完全合于路峰推测的,只在罐内放着一张画满符箓的黄纸!
  陆红不由不好生佩服地,向路峰笑道:“路师叔,你……你好厉害啊,真像是个‘活神仙’嘛!……”
  路峰突然喝道:“且慢!”
  陆红本是一面含笑向路峰的准确判断,表示佩服,一面正往罐中伸手,准备去拿那张画满符箓的黄纸。
  突然听得路峰喝声,不由住手愕然问道:“路师叔要我‘且慢’则甚?莫非这张黄纸之上,真附有甚么‘法老咒语’、‘诅咒威力’?……”
  路峰暂时不答,却向陆红问道:“陆姑娘,你甘于冒险犯难,出生入死,所弄来那张上载江湖黑道人物各种罪行恶迹的‘清单’呢?”
  陆红道:“那张清单,已经附在公事中呈缴上级,但为了业务需要,我自己还留下一份影本……”
  路峰笑道:“陆姑娘拿出来看一看吧,我认为上面多半会有响尾蛇廖老三的珍贵资料!因为,像青竹丝廖老四那等邪恶人物,纵然对于他的亲哥哥,也不会有所保留,讲甚情份!”
  陆红见路峰说话时,神情十分郑重,遂只得取出“清单影本”,细加察看,点头说道:“路师叔又猜对了,清单上,不单有响尾蛇廖老三的资料,说他生长在中国西南,熟知苗蛮夷徭等少数民族的奇异法术,并曾赴中东、非洲、南美等地,研究各种黑巫术和恶毒诅咒!并指出中南部两三位黑白道中响当当人物,莫明其妙的突然死亡,都和无意中得罪了廖老三,有莫大关系,是遭受这条响尾蛇的恶毒算计所致!”
  路峰哈哈大笑道:“够了,够了!我在看了这只奇异包裹之后,便觉得寄包裹人可能去过大陆,谁知廖老三竟是生长在西南苗疆,并还曾到世界各蛮荒神秘地带,研究黑巫术呢!……”
  陆红叫道:“路师叔,看来你已得骊珠,磁罐中这张画满符箓的黄纸,到底是能动不能呢?”
  路峰看她一眼,微笑道:“陆姑娘有你师傅的三才度厄环在手,当然可以动得!但常言道得好:‘小心天下去得,狂傲寸步难行’,我们对这些虽然似乎看不起眼的江湖鬼蜮,还是莫加轻视,尽量小心为妙!你用这双象牙筷,挟起符箓黄纸来看,黄纸之下,多半还有一条百足之虫,但也多半不是活的……”
  原来,任之重此时已找来一双他平日所用的“象牙筷儿”,路峰遂把这双象牙筷,递给陆红。
  陆红用牙筷把“符箓黄纸”挟起,发现纸下罐底上,果然有条三四寸长,毫无生气得干瘪紫黑蜈蚣!
  她用牙筷,完全抖开“黄纸”,才发现上面所画的,不是“符箓”,而是七个“空心死字”!但其中第一个“死”字,业已发“黑”,似成“实心”,其余六个,仍是“空心纸色”……。
  陆红气得牙筷一甩,又把那张写有七个“死”字的黄纸,甩回罐中,盖在干瘪蜈蚣身上,“哼”了一声说道:“搞甚么鬼?我不相信就凭这种下流伎俩,便能替‘赤嵌十三联’报仇,要得了李强的命!……”
  话方至此,突然自觉不对地,赶紧顿住向路峰一伸香舌,扮了个顽皮鬼脸笑道:“路师叔,我忘形了,不应该轻视对手,有点发狂!你要不要代我师傅,教训我一顿,或是罚我把那条看来恶心的干瘪蜈蚣吃掉?”
  路峰见她神情有趣,失笑说道:“好,你这丫头,既然虚心求教,我就代表你师傅诸葛宏,对你开上一顿教训!任之重老弟请这位医师、爆破专家和韩飞老弟解散,今天,没有事了,但,明天,或两三天后,却会从南部或东部的某个小市镇中,再寄第二只磁罐,罐底的黄纸上,第二个‘死’字,变成‘黑色’,纸下,则不是只蝎子,就是一只看来恐怖的‘人面蛛蜘’,却不会蕴有生命,仍是干瘪货色!你们,暂时不必对外宣扬,也绝对不必放在心头,为之昼夜疑惧!……”
  任之重闻言,立即请防毒医师和爆破专家,解散休息,但韩飞却涎着脸儿,向路峰笑道:“路老人家,人到老,学不了啊!今天这种机会,真是罕世难逢,何况更恰好轮我‘值日’!故而,我可不可以不解散,沾上陆红一点光儿,在此听你教训,增长见识!等教训完毕,由我韩飞请客,请组长、路老人家和陆红同去大吃一顿风味满不错的‘白肉血肠火锅’!”
  路峰见他有心求教,自然含笑点头,指着磁罐,对韩飞说道:“韩老弟命人把它暂时先澈底消毒,再予封存,莫令人随意触碰,等我预料中的‘七个磁罐’,从七个‘不同地点’寄来,那条‘响尾蛇’为‘青竹丝’报仇的真正阴辣手段,大概也将正式发动!留下它来,或许还会有甚研究参考价值!”
  韩飞听路峰似乎越说越玄?真被弄得满面疑思,双眉紧蹙!
  任之重道:“你快去办事,快来听训!需知‘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’?当年路老班长和我们‘远征军兄弟’,在‘滇缅路’上,深人‘不毛’,甚么样的怪物,没有见过?甚么样的怪事,没有听过?随便讲讲,就是一箩筐呢!……”
  韩飞喏喏受教,把磁罐消毒封存后,回到“组长室”中,陆红已替路峰重新泡好了茶,故意淘气地,合掌当胸,向路峰拜了一拜,娇笑说道:“路师叔,侄女陆红、晚辈韩飞,对于今日这第‘空罐寄毒’,向人诅咒的‘无聊下流动作’,委实莫测高深,敬请路师叔教训指点!”
  路峰突然收了笑容,神色一正,目光凝注陆红,冷冷说道:“陆红,你又错了!行走于险峻江湖中,对自己,不容有半丝骄傲之心,对敌人,不容有任何轻视之念!告诉你,‘空罐寄毒,向人诅咒’,决非‘无聊’,而是‘有意’!决非‘下流’,而是‘毒着’!你是否不相信甚么‘黑巫术’等,具有杀人威力?”
  路峰居然会声色俱厉,把话儿说得这等重法?不禁使陆红面带惭惶地,从座位上站了起来!
  但,她虽面带愧色,却仍语音坚定地,摇头答道:“对,我决不相信凭借几只空的磁罐,几条干瘪毒虫,和几张写了‘死’的黄纸,会具有杀人的威力?”
  路峰对于陆红的这等回答,似在意料之中,微微一笑,又复说道:“我再问你,你对‘苗、夷’等族,常用的‘蛊’和‘降头’……”
  陆红不等路峰往下说,便接口点头答道:“我知道,‘蛊’和‘降头’,厉害无比!但,那是‘实物’,也要先设法进入人口,才会发挥威力,不像‘巫术’、‘咒’的太以虚无飘渺!”
  路峰笑道:“我再说下去,你就快恍然大悟的了!‘蛊’和‘降头’是‘实际毒物’,‘它’可以‘攻人的身’!‘巫术’是‘虚幻诅咒’,‘它’可以‘攻人的心’……”
  陆红究竟是绝顶聪明人物,立即触类旁通,瞿然叫道:“路师叔,你认为这种‘空罐寄毒,巫术诅咒’属于‘攻心战略’,并无‘实际威力’?……”
  路峰摇手沉声说道:“并不一定!兵法贵乎‘虚实并用’,讲究‘虚中有实’,‘实中有虚’,在把对方愚弄得头昏眼花,心神错乱之际,当然便容易掌握最有效的‘立下杀手’机会,来个‘变虚为实’!”
  “路老人家请赶快把其中的‘虚虚实实’,点明了吧!对方才寄来第一只磁罐,我就有点觉得头昏眼花了呢!……”
  路峰笑道:“好,大家坐下,听我细细分析!……”
  陆红和韩飞坐下,各饮了一口茶儿,调匀气息,压平肝火,路峰缓缓笑道:“你们不妨先提出各种疑问,由我来一一解答。”
  韩飞首先问道:“风闻苗人炼‘蛊’,也不过是以蜈蚣、蜘蛛、蝎子等‘五毒’为主,路老人家为何预料对方会从‘七个不同地点’寄来七个磁罐?……”
  路峰笑道:“前五个罐儿中,必是‘干瘪五毒’,第六个罐儿中,是条‘干瘪金蚕’,第七个罐儿中,则多半真正‘空无一物’……”
  韩飞问道:“那些‘毒物’,是否真正业已‘干瘪’?会不会渐渐复活害人?……”
  路峰摇手道:“若不真正‘干瘪’,便无法发挥作用!韩老弟试想,警方不论是由李强本人,或任何值日人员,代收下这项‘奇异包裹’之后,戒心必重,必然又是‘防毒’,又是‘防爆’,予以细密查验……”
  韩飞赧然道:“人同此心,心同此理,就是刚才我劳师动众,所搞的那一套嘛?……”
  路峰道:“但一次、两次,甚至三四次、五六次的查验结果,均属‘罐’是‘空罐’,‘虫’是‘干瘪死虫’以后,必生厌倦之心,减少戒备之意……”
  陆红叫道:“我明白了,第七只‘空罐’,才是真正具有威力的‘杀人凶罐’!”
  路峰笑道:“多半如此,但却仍不一定!或许在第四五次以后的‘蝴蛛’便会‘吐毒’,‘蝎子’便会‘螫人’!……”
  陆红、韩飞,听得眉峰双蹙,路峰继续笑道:“尤其更厉害的,可能是‘七只磁罐’,全属佯攻,用意只在使我们发生错觉,从‘邮包寄发处’的‘距离’看来,敌人藏在远方,其实则森森杀机,业已近在咫尺,随时都可能爆发,来一个出人意料的追魂夺命——”
  陆红额上微沁香汗,失声叫道:“这种情况,就太严重!路老班长、路老人家、路师叔……莫再打禅机了,请指示得明白详尽一些!”
  路峰道:“根据你那张‘清单’上所载资料,我们可以归纳出,第一、廖老三擅于用毒,第二、廖老三工于心计,第三、廖老三是个心肠十分狠毒,有多次‘谋害前科’的人……”
  陆红与韩飞,几乎是同声说道:“这种归纳,不会有错……”
  路峰道:“那么,且换个方向来说,假如我是廖老三,若想对付李强这个警方好手,必极慎重行事,施展最凌厉的手段!来个‘双管齐下’,甚至‘三管齐下’……”
  陆红苦笑道:“路师叔的花样真多,哪来的那多‘管’嘛?慢说‘三管’‘两管’,仅仅‘一管’之微,便已足令我们从‘管中窥豹,只见一斑’的了……”
  路峰道:“我认为廖老三这次对李强发动阴谋,必然是‘破釜沉舟’,不顾一切的下了决心!又期如‘狮子搏兔’,决不轻视对方,尽了最大努力!”
  韩飞点头说道:“李强的风头,虽还不如陆红之健,但‘现代大侠’四字,却也威风八面,那些牛鬼蛇神,怎敢对他轻易招惹撩拨?请教路老人家,你认为廖老三会用出甚么‘双管齐下’,甚至于‘三管齐下’手段?”
  路峰屈指计道:“用‘空城计’,也就是只具‘精神威胁’,毫无‘实际作用’的‘空罐巫术’,连续攻心,是‘第一招’!但在‘虚中有实’,七次中,根据对方的警戒情况、松懈与否?随时套入‘实招’,或是空罐中满贮‘毒气’?或是罐底那条‘干瘪毒虫’,突会复活能动?或是整只包裹,都换成‘定时强烈爆炸物’,使警方防不胜防,是‘第二招’……”
  “第二招”三字方出,陆红便插口叫道:“路师叔,你且慢研判对方的‘第三招’是甚么样的‘毒着’,我已嗅出‘敌人近在身边’的紧张气味!因为,对方这种战术,有一‘前提’,就是必在警方阵营,设有‘耳目’,才可‘或实或虚’,运用灵活!”
  任之重“哼”了一声道:“上次,泄漏陆红身份的‘不肖份子’,已被我清除掉了……”
  路峰笑道:“警方组织庞大,不良莠草,极容易才拔又生!故而,我认为我们要暗中注意,甚至设饵钓鱼,大家斗斗心思!在有所发现后,无须亟亟清除,可以反加利用……”
  语音至此略顿,目光向窗外一扫,压低语音又道:“韩老弟不是要请客吃晚饭么?我们且去‘电力公司的福利餐厅’,一面享受极美味的‘酸菜白肉血肠’,一面开上一次不虞被人窃听的‘四人秘密会议’!……”
  任之重闻言,心中立即明白,路峰可能发现自己这“刑事组”的“组长办公室”内,有了蹊跷?不禁脸色一沉,双眉微剔,但却强忍着并未发作!

相关热词搜索:台湾江湖行

上一篇:第七部 七彩双尸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评论排行
?

九色优选 | 跳跳猪 | 聚聚玩 | 有赚网 | 聚享游 | 快乐赚